話說正月十五 韻味不同凡俗
來源:人民日報
  我們翠溪村管正月十五叫做過十五。十五一到,家家戶戶重又忙碌起來,包餃子、做祭祀、放鞭炮、掛燈籠,所做的事兒與過年時是大抵一致的,只是不用再貼對聯、打掃屋子了。稍大一些時,才真正知道正月十五其實叫元宵節,與過年那是不可同日而語的。這一切是從書里看到的。正月十五里要吃元宵、鬧紅火、看大戲,這個節日里所要做的事兒其實要比我想象的豐富許多。元宵節里的一切事兒滿溢著活蹦亂跳的意味兒。

  對元宵節更深一層的了解,是我已經離開翠溪村到外地求學。外頭的世界大,過十五鬧紅火要比村里、縣城里見識到的精彩熱鬧許多??礋熁?、逛燈會、猜燈謎,所有這些精彩熱鬧的場景十分地吸引我,同時,書籍里對元宵節的介紹與論述也讓我感興趣。從書中我得知,正月十五還有一個文縐縐的稱呼——上元節,之所以這樣稱呼,大抵是因了這一天是上元天宮賜福的日子,其中的傳奇神秘的意味兒真是讓人浮想聯翩!只是沒有把正月十五叫做過十五的,由此我便猜測,那“過十五”只是我們翠溪村特有的對正月十五的俗稱了。元宵節在古時候可是一個頂重要、頂熱鬧的節日,似乎要比過新年還熱鬧。在宋代,元宵節還是男女相約相會的最佳日子,因為那時禮教的藩籬濃重嚴密,閨秀在平日里是不許踏出閨門的,只有在元宵節前后,才可以不分男女,一同玩樂,稱為“元宵馳禁”。還有就是,古時候的元宵節不止一天,在唐代,“燈節”就有十四、十五、十六三天了,到了宋代,更是增加到五天,從正月十四一直持續到正月十八。只是這些風俗隨著朝代的更迭、社會的變遷也就漸漸地消亡了。但我卻由此設想,那過節嘛,只是一天的事兒才算精當,倘若拉得太長,便也就淡乎寡味了,只是不知古人作何感想。那個時候,元宵的種類多,花樣兒奇,就連其味道也有香、辣、酸、甜、咸,真可謂是五味俱全了??吹竭@些,我便感覺,我們翠溪村偏遠、僻陋得真有些令人不可思議了。

  古時候的文人還留下了許許多多描寫元宵節的詩詞,其中最有人生況味的自然還是要數李清照的《永遇樂·落日熔金》、辛棄疾的《青玉案·元夕》,這兩首詞都借元宵夜繁華熱鬧的燈火景致襯托一種凄楚的身世之感。熱熱鬧鬧的背后,掩藏著濃重的、難以明言的感傷,國事家事夾帶著幾多對人生的惆悵滄桑,偏偏就在元宵節這個本來熱鬧、歡快的時刻,不合時宜地爆發出來,看來,人世間真是沒有完滿、完美的事兒。而梁羽生筆下的元宵節則又是別一種的人生意興,火樹銀花的元宵夜偏偏被俠客攪弄得驚心動魄,就連傳奇話本《興唐傳》里的瓦崗英雄,也同樣將起事的日子選在了元宵夜,秦瓊弟兄六人就是借著元宵夜的熱鬧勁兒混入長安城,大鬧長安城的??蛇@些畢竟是文人的杜撰,傳奇的成分太濃,滿溢著活蹦亂跳的意味兒,只是讓人看著樂樂罷了。

  無論是最為流行的稱謂——元宵節,還是古時候曾經有過的稱謂——上元節,內中都蘊含著不同凡俗的韻味,就算我們偏遠一隅的翠溪村,把正月十五叫做過十五,不用說,也是個吉祥的稱謂,人們那樣稱呼它,正是把它當做過年一般來對待的。當然,在我記憶深處最為鮮明的還是兒時在翠溪村里過十五時做祭祀、掛燈籠、放鞭炮,還有在縣城里看紅火、看大戲,至今回想起這些事兒,還是那么真真切切,熱鬧、古樸又醇厚,令人難忘。 (喬林曉)

責任編輯:王 爽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©版權所有
国产成人噜噜噜久久久久